+I'm Alive, I'm Dreaming。_19kaka。

友谊地久天长

低到尘埃里。可是当你回望,她却转身逃离。


她说他在电话里几乎要哭。

年少的感情不加矫饰。


她说希望继续做朋友就好。

他说做不成朋友。


渴望得到害怕失去,最后宁愿一无所有。


很难定义K这个人。简单来说,是个处女座。看起来乖巧。其实 内心疯狂又冷漠。

也许跟成长经历有关吧。她自己也说。


有些朋友是我自己捡回来的。K就是其中之一。

小时候吵架,变成冷战。也许算不上冷战。也许只是被认为无关紧要,所以首先被放弃了。

我难过了很长时间。小时候我是那种执着于友情的孩纸。所以后来主动去找她玩。她也当什么事也没有一样。

我们的友谊维持到现在,已经是十七年。我们之间不咸不淡,却理所当然。不见面的时候几乎不联系。而重逢的时候,就好像,我们之间隔开的时间通通消失了。我们无所不谈。她对事物的看法和我一样多。我们总是争辩不休。


她说他也是那样一个可以讲很多话的人。高三同班,她慢慢慢慢才喜欢上他。似乎是空教室里的一个回眸一笑,又似乎是观点分歧打赌换来的早餐。喜欢变成迷恋,偷偷进行,好像兜里藏着的糖果,单纯美好,如同禁忌。

她喜欢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,看他远远的在操场上的背影。

或者课间操回来的时候跟在后面走,低头看着他的鞋帮子。他右转她也右转,他上楼梯她也上楼梯。她在心里笑,似乎这就是全部幸福。

她从来没有想过他也会喜欢她。


她以为自己藏得很好,想不到被班主任看出来了,叫去谈话,没有点明是谁,她否认。更让她想不到的是,班主任找她谈完了,下一个就是他。

她心里诧异到极点。

临近高考,最后的冲刺阶段过得很难。心情很糟,而又必须强迫自己认真复习。

终于高考过去了,班主任又跟她说,他是个好男孩,不要错过。

她依旧诧异。也依旧否认:不是的老师,您误会了。


我们只是朋友。


她淡淡地说。回到家里却总是躲起来哭。

妈妈以为她考砸了,一边骂一边安慰:死妹仔,考差了复读就好啦,哭什么哭啊!


其实她正常发挥,如愿去了中大,珠海校区。而他在广州。

大一的时候她去过广州找他。他们似乎又恢复了正常,像好朋友一样。

直到他告诉她他想和她在一起。


有一种人,永远不可能跟最想爱的人在一起。


她退却了。

太想对爱负责。又太害怕负责不起。


我们做朋友吧。朋友是一辈子的。


他无法理解。他说他没有办法,我们不要再联系了。

K说好。


K开始变得漠然。


小学毕业之后我们就没有同校,高中的时候我就离开了我们的小镇,大学的时候我在广州。

总的来说这期间的K到底遇过什么事喜欢过什么人我一无所知!因为我们见面的时候谈论更多的是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,脱离现实,比如真理是不是绝对的,美是不是绝对的,自由是不是绝对的。。现在想来果真蛋疼,而且我总是观点比较极端的那一方。。


总的来说,我们活在各自的现实生活里。偶尔短暂相聚。


以前很羞涩,从来不过问对方的感情世界。只会高呼友谊万岁,相约下一次见面。


所以我想也许到了今天我们都已经是青春不再的二逼青年,所以再无过多顾忌。


说不再联系的他后来还是联系她了,似乎看开了,希望继续保持联系,做回朋友。

可是她却发现,无法坦然面对的其实是她。她再也无法若无其事地和他做朋友了。

伤口在痛苦里泡得太久,再也无法愈合。她对他避而不见。逃避老家,逃避聚会,逃避一切可能相见的机会。


虫单曾经说过,结婚干嘛呢,反正真正喜欢的人不会在一起。


K变得难以再对别人动心。

我想是大家都还太过稚嫩,不懂得怎样保护一段爱,反而伤害彼此变得无法挽回。

不管怎样,曾经的美好曾经真实存在,就让我们含笑感激吧。


最后,让我苦逼地喊一句:友谊地久天长。

小学的毕业留言:希望以后我们在街头相逢,还能认出彼此,来一个热泪盈眶的拥抱。

来源:默猫

评论

© Frankakaka+. | Powered by LOFTER